黃芸先生演講:以《道德經》論心靈環保

以《道德經》論心靈環保

黃芸[1]

 

論文摘要:老子的《道德經》是人類的偉大的工具系統,對於人類的心靈狀態具有著非常直接的巨大的調節性功能,其中關於“三寶”的論述,更融合在現今聖嚴法師所提倡的「心靈環保」的思想砥柱之中。

老子關於“三寶”的論述是:“我有三寶,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儉,三曰不敢為天下先。慈故能勇,儉故能廣,不敢為天下先,故能成器長。今舍慈且勇,舍儉且廣,舍后且先,死矣。夫慈,以戰則勝,以守則固。天將救之,以慈衛之。”(《道德經》第六十七章)

老子在這裡所提到的“三寶”,應該是迄今為止最完備最全面的關於人類生活、工作、研究、言論、行為、思考的“工具論”、“方法論”、“心靈活化論”,西方人今天所研究的“積極心理學”、“人生幸福論”,其中最關鍵的“奧秘”,實際上全都早就已經蘊涵於老子的這個偉大的“三寶”之中。何為“寶”?“寶”既是最有價值的工具,也是最有價值的武器,更是最有價值的保持人生健康、有為、快樂、幸福的偉大的“法寶”。

老子針對心靈意識「清澈」與「本我」的重要論點。

一、《道德經》總結了認識心靈意識的方法特點。

在歷史上,自然科學與生命宗教在認知上存在著巨大的差異,就因為差異,所以造成了矛盾和對立。如果人們正確認識和了解了研究心靈意識的方法特殊性,就會得到更多的人認可和學習,使更多的人在心靈上獲得昇華和發展。

1、逆自我的意願而行是認識心靈意識的特點之一。

《道德經》提出“反者道之動”。與人類探索物質世界相反的是:自然科學是以不斷滿足人的需求和方向,而在認識心靈意識的過程中,則需要人逆個人的意願而行。

對於這一點,老子有更為深刻的認識。

使我介然有知,行于大道,唯施是畏,大道甚夷,而人好徑。

意思是講:老子非常有體會的是,在見證“本我”的過程中,最需要克服的是這樣一個矛盾——“本我”沒有意思指向性,而人性是有目的和方向性的。

老子提出“為學日益,為道日損,損之又損,以至於無為”。“舍”,并不是一定要在行為上表現出把具體物件拋棄。執著是對事物念念不忘、不願捨弃的心態,所以捨弃是指人心靈上的捨弃,達到一種一無所有也坦然的心態。從這一點來看,心靈實踐與人的常規心理是相反的,所以心靈實踐要能夠逆自己心願而行。

2、進行心靈改造的實踐所遵循的規則的特殊性。

心靈世界的規則可以總的概括為四條:

“不爭而善勝”,在矛盾中不爭奪而是捨弃的人才能取得勝利。

“不言而善應”,心靈世界的實踐是靠內心的意識行為和意識活動完成的。

“不召而自來”,心靈世界的內容與意識活動的主觀選擇是相反的。“本我”的空性和包容,越是在意識中去模仿、靠近,就離真正的“本我”的空性和包容越遠。只有能夠做到真正地從意識中毫無眷戀放棄,才能真正達到“本我”的空性和包容。

“坦然而善謀”,在心靈世界中,保持真誠和誠實的意識活動是心靈實踐最好的策略。

3、進行心靈意識改造的標準的特殊性。

老子把心靈實踐過程中每完成一步所要達到的標準稱之為“玄同”。“玄”就是“大道”的別稱,所以“玄同”是達到心靈實踐的標準。這個標準無論是在“道”的修行中對    執著的剝離,還是在“德”的修行中對偏好的突破,都是一樣的。這就是老子講的“故不可得而親,不可得而疏,不可得而利,不可得而利,不可得而害,不可得而貴,不可得而賤”,就是說凡是對事物還存在親疏、貴賤、有利或有害的反應時,都沒有達到標準。

矛盾不外乎兩類,利益的得失和立場的對立。因利益得失而相互爭奪,因立場對立而相互攻伐。如果在利益的爭奪中,在立場的對立上,某一方能夠完全放棄,矛盾還存在嗎?但是沒有誰能真正從內心放棄,這就是因為人有執著和偏好,這是矛盾產生的真正根源。

矛盾產生的根源是什麽?老子講:“禍莫大於不知足,咎莫大於慾得”。就是說矛盾產生的根源,就是人的執著和偏好。

由此知道老子講的心靈實踐就是要不斷地破除人的執著和偏好,達到“本我”清淨狀態。所以講:“故知足之足,常足矣”。

作為心靈實踐者,破除執著和偏好並不是爲了解決矛盾,而是脫離生物本能的控制,恢復理性的“本我”狀態。心靈實踐的過程總的分為兩個階段,兩個階段所涉及的內容、物件、結果、體現和要求有很大差異。

第一階段主要是針對一切執著,這就是“道”的實踐階段。至此,世間的萬事萬物對修行者已起不到誘惑作用,這就是“道”的“清淨無慾”的表現。

第二階段是針對偏好的過程,這就是“德”的實踐階段。這個階段必須是完成了第一階段的修行,因為“本我”已不癡不迷,在世間已不存在迷失的可能性。這個階段是讓人的心靈完全對世界敞開,接受一切資訊。當完成時,人的心靈會自覺更具有包容性和更加廣闊。

而心靈環保一詞,是由臺灣法鼓山創辦人聖嚴法師於1992年提出,當時臺灣社會正處於轉型期,各種價值觀紛呈,環保意識萌芽,多元的環保議題不斷地引起各界關心。因而,聖嚴法師援引自佛教的觀念,認為:「物質環境的污染不離認為,而人為又離不開人的『心靈』。如果人們的『心靈』清潔,則我們的物質環境不會受到污染」。因此,圣嚴法師認為,環保必須從根源著手,也就是從「心靈」開始。“慈”在心,“儉”在手(包括身),“不敢偽”在口。一個人如果始終都能夠保持他(她)的口能言真,手能行善,心能思美的人,那麼他(她)就將一定會是一個能夠時時、處處常保青春魅力的真正的“成功人士”。這就與剛剛上面所引述到道德經心靈世界的規則相呼應:“不爭而善勝”,“不言而善應”,“不召而自來”,“坦然而善謀”。

聖嚴法師指出,「心靈環保」的名詞,雖是新創,它的根源,則是《維摩經》所說的「隨期心凈則佛土凈」;《華嚴經》也說,「心佛及眾生,是三無差別」、「心如工畫師,畫種種五陰」、「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由上述經典可知,佛教相信,如果人心凈善,人間社會既是清淨美好;相反地,只要人心染惡,人間社會即是污穢沉淪。這又與《道德經》裡的本我堅持與反觀人性善惡判斷的學說不可分離。

「心靈環保」的概念早在1989年,聖嚴法師創建法鼓山提出「提升人的品質,建設人間淨土」理念時,就同時發起「心靈環保」的觀念和運動,希望透過觀念的導正,加上禪修的方法,幫助人們用健康的心態,面對現實,處理問題,以提升人品、人心的素質。

爲了安定現代人的身心和環境,聖嚴法師帶領法鼓山以「心靈環保」為核心主軸,陸續提出了「四種環保」(1994年)、「心五四」(1999年)、「心六倫」(2007年)等運動,期望透過種種方式,讓現代人學習以健康、快樂、平安的身心,照顧自己,照顧社會,照顧大自然,使得人我之間,都能健康、快樂、平安地生活在同一個環境中。

聖嚴法師在國際間也不遺餘力地提倡心靈環保,包括於2000年以漢傳佛教代表身份,出席於紐約聯合國大會堂舉行的「千禧年世界宗教暨精神領袖和平高峰會」,在主題演講中向世界各宗教領袖介紹心靈環保,並指出:如果希望徹底解決人類的貧窮及環境的問題,必須先從檢討人類的觀念做起,必須先從淨化心靈層面、提升心靈層面做起。

而自2002年起,「心靈環保」的主張,更列入地球憲章,永久地向世界推廣。

最後,我必須提醒大家,無論老子說的心慈,手(身)儉,口不偽,其後都具有同一顆人們所擁有的大腦,正是這顆大腦的“玄同”,真正決定了所有人類的永遠未來的文明進取的命運。

 

 

 



[1] 黃蕓先生:中華兩岸跨業聯盟總會總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