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高溯道長演講:試論《老子》道德觀的價值功能

試論《老子》道德觀的價值功能

             崔高溯[1]

人類之所以能夠創造人類社會,就在於人類的意識稟賦了自然生態中可創造性的能動基因。一方面,自然在創造人類的過程中,賦予了人類創造生產工具的可能。以使人類在無法掙脫自然束縛的幼年期,依賴生產工具使用的刺激性來獲得生命可持續動能的穩定場。所以,對生產工具的使用,是自然賦予人類唯一的自然特權。那麼支配這種自然特權的主體毫無疑問當屬人類意識無疑了。也就是說,當自然選擇了人類的時候,世界就意味著由物質主導的生態世界進化成由意識主導的生態世界。另一方面,由於這種能動基因的天然使然,使人類不願意被動地去接受這種自然性的先天制約,從而造成了意識上“盲”動性。在這種“盲”動性的能動支配下,人類在生產實踐中使自己的意識得到了不斷地進化,從而構架起了獨立于自然之外的精神世界,從而形成了自己的道德觀,創造了人類社會。所以,每一種社會形態的表現形式,歸根結底都是它本身意識的道德內涵具體表現的結果。所以,道德問題,是人類社會的一個根本問題。不同的道德觀念,將為人類社會提供不同的價值功能,從而決定社會形態的價值走向。那麼,《老子》的道德觀為人類社會提供了怎樣的價值功能呢?

貧道以為:至尊的《老子》之道揭示了宇宙本體的運行法則——自逆律。所謂的自逆律,就是宇宙自然的逆動定律。它的核心原理是,宇宙的本體屬性屬於自動性,而自動性的本身,就是一種非有非無性的逆動運行模式。由於這種逆動運行模式的作用,使其本體的自動性在運行過程中形成了天體運動,而且,由於這種逆動運行模式的作用,也使其本體自動性在其演變進化的過程中始終伴隨著其固有的非有非無性,因而使其本體所形成的天體運動在運行過程中產生了天體陰陽,而天體陰陽反過來又在其逆動運行模式的作用下相互發生作用,從而形成了天體宇宙的和諧定律——自然生態的平衡性和失衡性。所以,由此看來,自動性是絕對的,具有獨立的自逆性;而運動性是相對的,具有對立的統一性。自動性是運動性的本體,運動性是自動性的表像。自動性制約著自然生態的平衡性,所以,平衡性是自然生態可持續性發展的良性。它是生態的內在運行機制,是事物的准體,具有絕對性,唯自性,靈活性,是生命的永存。而運動性制約著自然生態的失衡性,所以,失衡性是自然生態趨向滅亡的劣性。它是生態的外在表現形式,是事物的客體,具有相對性,從屬性,變化性,是生命的暫存。也就是說,自動性是自逆律內在的本質屬性它包含於陰陽性質的平衡統一;運動性是自逆律外在的表現形式,它凸顯於陰陽特徵的相互對立。正是由於運動性制約著失衡性的存在,才造成了形形色色的大千世界和個體生命的相對短暫;也正是由於自動性制約著平衡性的存在,才使整體生命的生生不息變成了現實,使生命之源湧出了生生不息的源源。所以,自逆律在老子看來是宇宙本體運行的永恆不變的法式,即“道可道非”的“常”式,而這種“常”式,反映到人類社會當中,就成為制衡人類意識行為的準則,即“名可名非”的“常”式。所以,老子以“常”闡道,即“常道”;以“常”立名,即“常名”。“常”,既是自動性的平衡反映,又是運動性的客體準則。所以,“常”的這一基本屬性始終體現在天體宇宙,也就是生態宇宙的和諧發展中,亦即“常道”之中。而由“常道”所體現在人類意識中的“常名”——德,也就成為衡量人類意識行為規則的准體,使人類社會的意識行為能以德為作用本體,按照宇宙本體的進化模式——自然的逆動定律,去不斷的完善自己,從而走向和諧自然的大同之道。由此看來,自逆律的自然觀是《老子》最根本的道德觀。它所昭示的意義,不僅在於它向世人揭開了天地萬物都具有自然性是自逆性的面紗,而且更在於揭示了宇宙進化的意義是在於人類意識的進化——意識宇宙的進化,從而明確了人類社會的發展及人類生存價值的終極取向!

 

 

 

 

 



[1]、 崔高溯先生:大連道教協會副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