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德建先生演講:論老子的天人合一觀

論老子的天人合一觀

李德建[1]

 

內容摘要】本文認為老子《道德經》是言道之書,所一以貫之於全書的核心是老子的天人合一觀。老子深邃地回答了天與人源於何處、天與人為何會合一以及如何合一等人類關心的永恆命題。這是老子偉大的創造性貢獻,標誌著以人之道合天之道的成熟完善。老子的天人合一觀嘗試概括為宇宙萬物的“五同性”思想,即天人萬物的“同源性”、“同構性”、“同歸性”、“同律性”、“同一性”思想。

關鍵字】老子天人合一觀、五同性、同源性、同構性、同歸性、同律性、同一性

 

老子《道德經》是言道之書。《道德經》說的是宇宙中自然之道,乃中華上古流傳迄今之道。“它究天人之際,察萬物之情,通古今之變,應人生之事,證大道之真。”它所一以貫之於全書的核心就是老子的天人合一觀。老子深邃地回答了天與人源於何處、天與人為何會合一以及如何合一等人類關心的永恆命題。這是老子偉大的創造性貢獻,標誌著以人之道合天之道的成熟完善。深入探討老子的天人合一觀,把握“合一”的精髓,有著巨大的現實意義和深遠的歷史意義。

 

 

老子“天人合一”觀中相關概念的含義。

(一)的含義。老子的“天”是指宇宙自然之天。無限性是其顯著特徵,是無限小和無限大的統一,“可名於小”、“可名於大”(《道德經》三十四章,以下只注明章次);又是無始無終的,“迎之不見其首,隨之不見其後”(十四章),它內在於時間和空間之中。這是老子的大道宇宙觀,它有別于現代物理學意義上的宇宙。現代物理學所理解的宇宙,它是隨著科學技術尤其是天文學的不斷進步發展而逐步地擴展它的有限範圍,包括向內擴展和向外擴展。但是,它永遠沒有極點,永遠達不到無限。有限性是現代物理學所理解的宇宙的一個顯著特徵,而老子的“天”是無限的,是無限大與無限小的統一。

(二)的含義。老子所論述的“人”分為自覺的以道蒞天下的“真人”、“聖人”和修真證道的“上士”;世俗的“下士”,即“俗人”、“眾人”、“百姓”;以及介乎兩者之間聞道而“若存若亡”的“中士”;另外,是嚴重異化的如“強梁者”、“盜誇”。老子要求“上士”聞道而勤行,“中士”、“百姓”反俗而修煉,通過“滌除玄鑒”(十章),修持心靈之境,能夠逐步自覺地把握大道規律,掌握人生命運,從而修真證道,與“天”合一,達到“天人合一”的真人、聖人境界。“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二十五章)這裏老子所講的“四大”之一,具有劃時代的意義,是人類由自發自在進入自覺自由,達到高度覺醒的偉大標誌。人要成為“四大”之一的人,具有自主性,才不再是芸芸眾生,苦海無邊,而是自覺地把握大道,以人之道合乎天之道,認識宇宙,認識自我,唯道是從,無往不利。

(三)天之道人之道的含義。老子的“天之道”是指宇宙自然之道,即宇宙自然的客觀規律。老子的“人之道”是指世俗之道及其處理事情的觀點和方法。與之形成鮮明對照的,則是以道修之于身、修之于天下的真人之道、聖人之道。

(四)合一的含義。“合一”就是不二,就是渾然一體,就是與道合真,就是一切能“唯道是從”(二十章),一切按自然規律辦事,遂心所欲而不逾道。

 

 

老子“天人合一”觀,嘗試歸納為“五同性”即宇宙萬事萬物的“同源性”、“同構性”、“同歸性”、“同律性”和“同一性”思想。

(一)       天人同源性思想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四十二章)

這是老子的宇宙本體論和宇宙生化論。老子認為,宇宙有一個客觀自然、永恆不變的先於天地萬物的“道”。這個“道”是“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可以為天地母”(二十五章),這是老子偉大的創造性貢獻——宇宙大道本體論的建立:他認為存在一個先天地生的萬物母親——道。這個“道”是自然而然的,是天然的。這個高度抽象的用數學表達的宇宙生化公式,可以理解為由自然客觀永恆的“道”,即是“道”處於渾沌無序的原始狀態,然後運動變化到了某個度(適度)而產生了一,即道生一(指未分陰陽的渾沌氣);然後,一生二(指陰陽兩氣);二生三(指陰陽沖和之氣);三生萬物,由隨機性的陰陽沖和之氣而生萬物。宇宙的化生過程,老子以簡明深刻的公式予以表達:“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迄今“獨立而不改”(二十五章)。道生一,此處的道,是處於虛無狀態,看來無聲無色無形,卻是似無而實存,不是一無所有的絕對真空;此處的道,雖然恍惚不可捉摸,但其中有“象”、“物”、“精”、“信”(二十一章),不是“本來無一物”的“空”,而是具此“四有”;此處的道,不是什麼從天上掉下來的絕對精神,它只能是作為宇宙萬物之本體的始源的客觀存在,用老子的話講,就是“萬物之宗”、“象帝之先”(四章)、“先天地生”(二十五章),是萬物恃之以生的原始物質(借用現代的概念)。天人同源於“道”的這一原初物質。

又說:天下萬物生於有,有生於無。(四十章)無名,萬物之始也;有名,萬物之母也。(一章)

處於“無名”狀態的道,是萬物的原始;而有名狀態的道,是孕育萬物的母親。萬物源于“有名”狀態的道,而有名狀態的道是源于“無名”狀態的道。老子把“道”的原初本體稱之為“無”——虛無,是從其本體論來說的;稱之為“無名”,是從認識論來說的。其實質皆指渾沌無序狀態的道。“天”與“人”同源於“無”、“無名”,即同源於“道”。

(二)       天人同構性思想

道之為物,唯恍唯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二十一章)

老子說:“道之為物”,明示處於本體階段的道,是“為物”,不是憑空的虛構與天才的猜想之類出於純意念的產物,而是“物”,姑且譯之為基本的物質存在。這個“物”,就是“有物混成”之物,老子將此“物”“強字之曰道”(二十五章)。由此可見,老子認為道是“物”,但不是具有特定形象的具體的“某物”,而是“先天地生”、“可以為天地母”的“物”。此“物”恍恍惚惚,看來仿佛隱約,似有似無,視之不見,聽之不聞,摶之不得,好似一無所有。然而,恍惚之中,卻似虛無而實含妙有,“恒無欲也,以觀其妙;恒有欲也,以觀其徼”(一章)之際,是可以窺見,可以感知,是含有“象、物、精、信”的。也就是道之本體——“物”中的“象、物、精、信”是產生萬物的基本物質存在。

這個“象”,是道處於本體之象,它是“無狀之狀,無物之象”(十四章),尚未形成具體的萬物時,沒有形狀的形狀,沒有具體實物的形象。這個“物”是道處於本體之物,是無物之物,所以“無名”,但卻是生成萬物的基質(基本物質性存在)。這個“精”是道處於本體之“精”,它是生育萬物的精氣,是萬物內在的生命力。它非常純真,沒有絲毫的渣滓。所以說“無名,萬物之始也”,萬物之所以“始”,便是由於“其中有精”。這個“信”,是道處於本體之“信”。信者,一、週期,如潮信,為道周行不殆規律的顯現;二、信驗,有規律可尋,無差爽;三、資訊,或嫌它過於“現代化”了,但道為萬物之母,自然含有萬物的生命資訊,其理自明。“象、物、精、信”此四者,內在於“道之為物”之中,為其不可分割的有機組成部分。

又說:視之不見名曰微,聽之不聞名曰希,摶之不得名曰夷。此三者,不可致詰,故混而為一。(十四章)

道之本體的“象、物、精、信”,其外現是“微”、“希”、“夷”。它雖然顏色“微”到看不見,聲音“希”到聽不到,形象“夷”到摸不著,是常人感官所無法感知的,卻是無形無色無聲之中的實際存在。老子認為,這“微、希、夷”三者,不可能追問它們的究竟,是“混而為一”,是渾然一體而不可分離的。也就是說老子認為:道之本體之“物”中的“象、物、精、信”以及它的外現“微、希、夷”,是萬物、天人同構的根本內容。

(三)天人同歸性思想

致虛極,守靜篤,萬物並作,吾以觀其複。夫物芸芸,各複歸於其根。(十六章)

我用身體這部工具,在一種高度的虛極靜篤狀態中,無欲觀妙,有欲觀徼。觀察萬物的“並作”和“複歸”。“觀”者,不是觀之以目,而是觀之以心。以“觀”之一字,作用玄妙深遠,為老子認識論中精微所在。在用心靈的“玄鑒”來觀察宇宙萬物,於此著重觀察萬物的並作,使它複歸於其根,而不放任自流,更不流離失所。唯有歸根,才能“不失其所者,久也”(三十三章),才能複命。“根”者,道之本體也,萬物、天人同歸之於道之本體——“道根”。

又說繩繩兮!不可名,複歸於無物;是謂無狀之狀,無物之象,是謂惚恍。(十四章)

泯泯茫茫啊!不可以名狀,複歸於無物的狀態。這是叫做沒有形狀的形狀,沒有物體的形象,這是叫做惚恍。“道”在周行不殆中,無中生有,為宇宙萬物的母親,然後又“複歸於無物”。臺灣著名學者陳鼓應說:“‘無物’不是一無所有,它是指不具有任何形象的實存體”。道化生出萬物,萬物又複歸於無物。一種是順向運動,一種是逆向運動。順向是道化生萬物;逆向是萬物複歸於“無物”。“天”與“人”均將複歸於道的“無物”的“惚恍”狀態。

又說:“……是謂不爭之德,是謂用人之力,是謂配天,古之極也。(六十八章)

這是叫做不爭的品德,這是叫做用人的力量,這是叫做配合了天道,古代至高無上的準則啊!我國哲學中最深奧難知最廣博精深最內在的核心是“天人合一”理論,其源頭處即是老子《道德經》,即是六十八章的“配天”,以人合天,而絕非以天合人。是天人和諧,而絕非人定勝天,人類只能依照自然界(天)自身存在的規律,去適當地選擇與“改變”自然,去適應自然,而絕不是以征服者的面目出現,對大自然予取予奪,隨意改造。老子“配天”思想的深邃處,在於高度理性自覺地進而自然地以“人之道”配合於“天之道”,即以人合天。“配天”的結果,使人與天從相分、相抗流轉而與天合一,天人一體,天人和諧。“天”“人”同歸大道的至高境界。

又說:複歸於嬰兒……複歸於無極……複歸於樸。(二十八章)

複歸到人生之初的赤子、嬰兒狀態,複歸到萬物的本初——無極,複歸於大道的始初——純樸。善為道者,由於能把握大道的整體,從而實現自覺的人與天合一的理想效果,實現“人”“天”同歸之功效。

“歸根”、“複歸於無物”、“配天”、“複歸於嬰兒”、“複歸於無極”、“複歸於樸”等,論述的是同一種思想——同歸性思想。萬物、天人將同歸於道,不論出之於道,或入之於道,皆道體變化流轉,周行不殆。

(四)天人同律性思想

天網恢恢,疏而不失。(七十三章)

宇宙的羅網恢恢然寬廣,稀疏而不會失漏。“天網”者,自然客觀規律也。“天”與“人”同受制約於“天網”——客觀規律。“天道無親,恒與善人。”(七十九章)宇宙自然的大道,沒有親疏,永恆給予善為道的人。這是道的一體兩面,均將天下萬物視為一體,一視同仁,萬物只有唯道是從,只能輔其自然而不敢妄為。妄為了,謂之不道,“不道,早已”(三十章),終將受到客觀規律的制裁。這是老子萬事萬物的同律性思想。

(五)天人同一性思想

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神得一以靈;穀得一以盈;侯王得一以為天下正。(三十九章)

天得到了一,因而清明;地得到了一,因而安寧;神得到了一,因而靈妙;穀得到了一,因而盈滿;侯王得到了一,因而天下走上正道。“天”與“人”都得到這個“一”,才能“以清”、“以寧”、“以靈”、“以盈”、“以為天下正”。“一”者,即樸,即太極,是道從無生有的開端。“道生一”(四十二章),“載營魄抱一,能無離乎”(十章),“是以聖人抱一為天下式”(二十二章)。抱一無離,就是“得一”。道的本體虛無,無不可見,一為有之始,序數之端,為樸,為太極,舉一以況道,是以得一,就是得道。“一”在道的化生全過程中,居於極為重要的作用,而具有無窮之妙用。因為“道恒無名。朴雖小,而天下莫能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三十二章)守樸,即守一;返樸,便是歸一。老子曆舉自然界天地和人類歷史精神和侯王“得一”的典範,來明證天、地、神、谷、侯王之所以能夠清、寧、靈、盈、正,不但得以生存,而且有充沛之生命活力,欣欣向榮,皆由於“抱一”有成,而為“得一”的必然結果。此乃古之善為道者、善攝生者唯道是從,知和曰常,從而得道的體現。得一就是得道,然後同體而同質,因而同一。善為道者唯道是從,與天合一,與道合真,視為同一。這 就是宇宙的同一性亦即“整體性”思想。“天”與“人”的同一性、整體性,當然不是指具體事物現象的階段性上的同一性,而是從宇宙、從大自然的究竟的終極的方面來說的。

老子“認為人生不是孤立的,從根本上來說,它是屬於自然界的,但同時又是屬於整個人類社會的,而整個人類社會也是自然界的產物。他把人類的思考範圍,從人生擴展到整個宇宙,將個人與社會與天地宇宙都置於‘道法自然’這樣一個整體的巨大系統中來;把有限的人生、社會、人類放到無限的時間和空間中來;更將有形的萬有放到無形的妙無中來;並將此兩者有機地和諧統一起來。”這是老子“天人合一”觀所具有的宇宙視野和胸懷。它既否定了利己主義,否定了自我中心主義,又進而否定了人類中心主義。老子《道德經》中深邃而豐富、有機而完整的“天人合一”思想,是跨越時空的,卓越高超的,它將曆千古而常青,有待於我們不斷地深入探討和求索。

 

 

當前,世界範圍的“老子熱”,似乎可以看作是人類複歸於自然,探索實現“天人合一”的一種歷史必然性的表現。我們賴以生存的地球,環境被污染和破壞,已到了十分嚴重的地步,生態狀態已一再向人類敲響警鐘。新的世紀已經走進了第二個十年,人類需要一種真正的生存智慧。在100多年前,恩格斯就極其深刻地指出:“我們不要過分陶醉於我們對大自然的勝利,對於每一次這樣的勝利,自然界都報復了我們。”這一生存智慧,許多有識之士,尤其是中國科學院董光璧教授所推崇的“當代新道家”:如李約瑟、卡普拉和湯川秀樹等著名的科學家也都于老子之“道”、老子的“天人合一”思想中找到啟示與方向。

“我們必須時刻記住我們統治自然界決不象征服者統治異民族一樣,決不象站在自然界以外的人一樣——相反地我們連同我們的肉血和頭腦,都屬於自然界、存在於自然界的。我們對自然界的整個統治,是在我們比其他一切動物強,能夠認識和正確運用自然規律。”我國已故著名哲學家張岱年教授在《當代新道家》(董光璧,華夏出版社,1991年7月第1版)的序中,進而為這種“複歸”從哲學高度指出它正如恩格斯所說的:“自然過程的辯證性質以不可抗拒的力量迫使人們不得不承認它”,“除了以這種或那種形式從形而上學的思維複歸到辯證法的思維,在這裏沒有其他任何出路,沒有達以思想清晰的任何可能。”1989年9月“21世紀科學與文化:生存的計畫”國際研討會,發表了《關於21世紀生存的溫哥華宣言》。它嚴正指出:“地球的生存已成為人們所關心的一個重要而緊迫的問題。”它要求更新思想:“在當代科學中,機械的僵化的舊的宇宙模式已被一些新概念所取代。這些概念展示了一個不受任何機械規律硬性限制的、具有持續創造力的宇宙形象。人本身成為這種創造力的一個方面,與整個宇宙有著直接內在聯繫。” “對一個恢復了生命節奏的大宇宙的認識,將有助於人回歸自然界,並理解自己與一切生命及物質世界之間的時空關係;承認人是造就宇宙的創造性過程的一個方面,會擴展人對自身的看法,並有利於其超越利己主義;克服過分注重其中某個方面而造成的身體——精神——靈魂這一統一體的分裂,人就會發現宇宙及其至高無上的統一性原則在自己身上的反映。”二十世紀科學家的宣言,其中心思想不正是與老子的天人合一觀不謀而合嗎?時空相距2500年,卻遙相呼應著啊!

在革命導師卡爾·馬克思看來,在共產主義社會,“它是人和自然界之間的矛盾的真正解決,是存在和本質、物件化和自我確立、自由和必然、個體和類之間矛盾的真正解決。”“因此,社會是人同自然界的完成了的、本質的統一,是自然界的真正復活。”恩格斯也曾經充滿深情地預見:“只是從這時起,人們才完成自覺地自己創造自己的歷史;只是從這時起,由人們使之起作用的社會原因,才在主要的方面和日益增長的程度上,達到他們預期的結果。這是人類從必然王國進入自由王國的飛躍。” 這種“天人合一”的人類生存模式,是老子“道蒞天下”、“修之於天下”的大道理想社會,它與馬克思的人類理想社會——共產主義社會,有其驚人的相似之處,實乃人類世代相承的共同願望和理想追求啊!

此時“人類在精神領域完全實現了自己,從而變成了完全的人,並且完成了物質與精神的統一,宇宙與人生的統一。此時,思維的解放,精神的自由,也得到了實現。”從哲學的角度來審視,可以這樣理解:這正是複歸於自然、大順于自然,正是“道法自然”的理想的結果!

這不是歷史的偶合!它正是宇宙自然發展的必然性的顯現,它正是人類走向和諧與發展時代發自心靈深處的呼喚!它正是中華傳統文化——老子“天人合一”觀對人類走向21世紀、走向未來所提供的時代反思!1994年6月24日,江澤民同志在參觀泉州清源山老子石雕座像時曾說:“要多宣傳老子的辯證唯物主義思想,要把民族傳統文化的精萃整理好、宣傳好,使‘三胞’和外國朋友瞭解中國的歷史和傳統文化的魅力。” 高瞻遠矚,寓意深遠。歷史呼喚高度,人類需要老子。複歸自然吧!實現天人合一。這是炎黃子孫對面向21世紀的中國的前途和人類的命運所應負有的責無旁貸的歷史重任和神聖使命。

 

 

注釋:

①黃友敬《老子傳真——<道德經>校注·今譯·解說·前言》第3頁,海峽文藝出版社,1998年1月。

②陳鼓應《老子注釋及評介》,中華書局出版,1984年5月,第115頁。

③黃友敬《老子傳真——<道德經>校注·今譯·解說·前言》第2—3頁。

④《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三卷,第518頁。

⑤《自然辯證法·<反杜林論>舊序》。

⑥《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第120頁。

⑦《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第122頁。

⑧恩格斯《反杜林論》第280頁。

⑨蕭昆燾《自然哲學》第12頁,江蘇人民出版社,1990年7月。

⑩李德建《老子研究——2003年<老子>與現代社會學術研討會論文集》第1頁,天馬出版有限公司,2004年3月。

 

 

 



[1] 李德建先生:中華老子研究會副會長,福建省老子研究會理事長,福建省長樂市文聯黨委書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