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論老子哲學思想的物象規律和意象準則


王子冉[1]

 

一、老子的生長環境與《道德經》的產生背景

(一)老子的生長環境

老子(公元前600年左右—前470年左右),春秋時期思想家、哲學家。做過周朝“守藏室之史”(管理藏書的史官),著《老子》即《道德經》。老子姓李名耳,字伯陽,《史記》載為楚國苦縣東(今安徽渦陽)人,也有史料記載,老子為河南鹿邑太清人。司馬遷《史記》中記載老子的出生地是在楚國苦縣厲鄉曲仁裏人,《漢書》、《後漢書》及《資治通鑒》也沿用司馬遷的記載,這也是道教界的共識;但20世紀90年代,內地及臺灣學者考證,安徽渦陽老子勝跡有12處,比河南鹿邑7處多5處,得出老子“生地在今安徽省渦陽縣閘北鎮鄭店村”的結論。筆者認為這並不矛盾,事實是老子13歲之前就生活及求學於這兩地,且家人做藥材生意也多居亳州、渦陽一帶,當時兩地同屬於楚國轄地,故老子故里為“楚國苦縣東”比較客觀,但應注明是今河南鹿邑縣太清鎮及安徽渦陽縣閘北鎮一帶。關於老子的出生有種種傳說:有說在商朝陽甲年,道教彭祖公神化氣,老子寄胎于玄妙王之女理氏(又稱玄妙玉女)腹中。理氏在村頭的河邊洗衣服,忽見上游飄下一個黃澄澄的李子。理氏將這李子撈了上來。到了中午,理氏又熱又渴,便將李子吃了下去。從此,理氏懷了身孕。懷了81年的胎,生下一個男孩。這男孩一生下就白眉白髮,白白的大鬍子。因此,理氏給他取的名字叫“老子”。其實,有文字記載的史實是:他的父親叫老佐,曾任春秋時期宋國的司馬。公元前573年夏六月,因楚國起兵伐宋並攻克宋國的彭城(今江蘇徐州),時任司馬的老佐曾挺身而出向宋平王請命禦敵,並攜帶家眷隨軍到前方以示忠心,結果老佐被守兵放暗箭射死在戰場上。其時老佐的夫人正處宋營軍帳中,身邊有侍女兩個、十數家將和數十侍衛,老佐陣亡,潰軍如潮,眾人便急忙駕車保護老夫人奔逃。行程七日,當逃到了陳國的相邑(今河南鹿邑東)時,老佐夫人身邊就只剩下了一名家將和兩個奴婢,其餘人等全皆被楚軍所殺。老夫人已懷有七個月的身孕,,逃難途中由於悲痛和焦慮,身體疲勞,腹中胎兒便不到月份就於逃難途中降生了。史書上曾記載那時是公元前571年農曆215日,這個早產的男嬰,便是老佐之子——老子。老子降生時,“體弱而頭大,眉寬而耳闊,目如深淵珠清澈,鼻含雙梁中如轍”。老夫人因見其子雙耳長大,便為兒子起了個單字叫“聃”的名,所以後來一直大都把老子稱為老聃。但是,由於其出生於庚寅虎年(公元前571),親鄰們見他天生模樣虎頭虎腦的,小的時候人們常呼之曰“小狸兒”,意思是說他像“小老虎”。可是這個“狸兒”的小名被人們叫開了,而“狸兒”音同“李耳”,所以,久而久之,老聃的小名“狸兒”便傳成了他的大名“李耳”了。

老子在逃難中出生後,當時為老子接生的老婦見其母子可憐,和其丈夫陳老爹商量後,便讓其一行五口人住進了自己家中。陳老丈以開藥店為生,因膝下無兒無女,為人厚道熱情,讓出三間西廂房,留老夫人一家居住。老夫人一行五口,雖說戰亂中顛沛流離,畢竟是大戶人家,隨身攜帶細軟尚夠度日。加之家將常幫陳老爹營生,二位侍女料理家務,老幼五口,日子過得也還小康。所以老子出生後就在陳國(後楚滅陳屬楚)一直長到十三歲,才進學到周都洛陽。

(二)《道德經》的產生背景

老子十三歲前都請一精通天文地理、殷商禮樂的商容老先生教授。 商容老先生教授三年,來向老夫人辭行道:“老夫識淺,聃兒思敏,三年而老夫之學授?今來辭行,非老夫教授無終也,非聃兒學之不勤也。實乃老夫之學有盡。聃兒求之無窮,以有盡供無窮,不亦困乎?聃兒,志遠圖宏之童也;相邑,偏僻閉塞之地也。若欲剔璞而為玉,需入周都而求深造。周都,典籍如海,賢士如雲,天下之聖地也,非入其內而難以成大器。”老夫人聞聽此言,心中犯難:一乃聃兒年方十三,宋都尚且難返,去周都豈不如登九天?二乃老氏只留此根,怎放心他孤身獨行? 正猶豫不知怎麼回答,不料先生已猜知其為難處,忙說:“以實相告,老夫師兄為周太學博士,學識淵博,心胸曠達,愛才敬賢,以樹人為生,以助賢為樂,以薦賢為任。家養神童數位,皆由民間選來。不要衣食供給,待之如親生子女。博士聞老夫言,知聃兒好學善思,聰慧超常,久願一見。近日有家僕數人路經此地,特致書老夫,意欲帶聃兒去周。此乃千載難逢之良機,務望珍惜!”老夫人聽後,不禁悲喜交集。三天后,全家與商老先生送老聃至五裏之外。老聃一一跪拜,上馬隨博士家僕西行而去。

老聃入周,拜見博士,入太學,天文、地理、人倫,無所不學,《詩》《書》《易》《曆》《禮》《樂》無所不覽,文物、典章、史書無所不習,三年而大有長進。博士又薦其入守藏室為吏。守藏室是周朝典籍收藏之所,集天下之文,收天下之書,汗牛充棟,無所不有。老聃處其中,如蛟龍游入大海,海闊憑龍躍;如雄鷹展翅藍天,天高任鳥飛。老聃如饑似渴,博覽泛觀,漸臻佳境,通禮樂之源,明道德之旨,三年後又遷任守藏室史,名聞遐邇,聲播海內。老聃居周日久,學問日深,聲名日響。春秋時稱學識淵博者為“子”,以示尊敬,因此,人們皆稱老聃為“老子”。 老子最後看到周王朝越來越衰敗了,決定出走,遠走高飛。他要到秦國去,到西域去,這就得經過函谷關(今天的河南靈寶縣)。這裏兩山對峙,中間一條小路,因為路在山谷中,又深又險要,好像在函子裏一樣,所以取名為函谷關。守關的關令尹喜,這一天他正站在城關上瞭望著,只見關穀中有一團紫氣從東方冉冉飄移過來。尹喜是一個修養與學識極其高深的人。他一看到這種氣象,心裏一頓,這是有聖人來了!不多一會兒,就見到一位風骨非凡、仙風道骨的人,騎著一頭青牛慢慢向關口行來。尹喜上前拜见,纏他不走,要他寫一點著作,作為放他出關的條件。老子沒辦法,於是只得答應。另外,老子答應他還有一個原因。《史記集解》有材料說,關令尹喜“善內學星宿”,所以他能看天象,看星宿,看雲氣,看到一團紫氣飄來便知是聖人來了。(“紫氣东來” 一语缘此而出)尹喜自己也有著作,名《關令子》。老子也佩服這位“服精華,隱德行仁”的大智者,所以有一種得遇知音的感覺,這就為他著書了,能為知音著述不亦樂乎?

後來的日子裏,老子沉思默想,將他思考多年的智慧,一個字一個字地寫在了簡牘上,寫完了一數,共有五千字,取名為《道德經》,分成八十一章,前37章為上篇道經,后44章為下篇德經,全書的思想結構是:道是德的“體”,德是道的“用”。於是一部的驚天動地的偉大著作誕生了!據說,關令尹喜讀到這樣美妙的著作,深深地陶醉了,被吸引了。他對老子說:“讀了您的著作啊,我再也不想當這個邊境官了,我要跟您一起出走了。”老子莞爾一笑,同意了。據說,關令尹喜真的跟著老子远行了,後來還有人看到他們兩人一起在西域流沙那兒呢,而且都活了好長好長的歲數,史稱老子壽至一百零一歲,傳說一百有六十餘歲,或言二百餘歲。

二、《道德經》所闡述的物象規律和意象準則

在中國傳統哲學中,“象”是一個最基本最重要的理論範疇。《周易》是中國最古老的哲學經典,“易者,象也。”易就是象,《易經》通篇所言皆是象。 “象”不是具體的現存的事物,而是從萬物中抽象出來,用以“盡意”,用以展示事物本質的東西。老子《道德經》言“道之為物,惟恍惟惚。恍兮惚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在此,從“道”到“物”的中介環節也是“象”,那麼,“象”究竟應該做何理解呢?一言之,乃是亊物運行規律;而意象的意,指心意;象,指物象。意象即對象的感性形象與人的心意狀態融合而成的蘊於胸中的具體形象。意象的哲學概念,是“物象”經過人的心靈的浸潤,產生的一種理念或精神,是也可以是某種具體的社會生活形態,亦是做人的準則。

(一)《道德經》所闡述的物象規律

《道德經》前37章講的都是道,其中要特別關注“道可道,非常道”、“ 禍兮福之所依,福兮禍之所伏”、 “天下萬物生於有,有生於無”、“ 道法自然” 等幾個關鍵詞。先說“道”是什麼?道是宇宙萬物的根源,又是它們的規律。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萬物之始;有,名萬物之母。有物混成,先天地生。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地母。老子與尹喜交談時曰:“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強為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遠,遠曰反。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這裏說的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反者道之動,弱者道之用。即道所使用或運用的是弱而不是強,是柔而不是剛。天下之物生於有,有生於無。有是“一”,是萬物的根子。有生於無,無是宇宙萬物滋生的元始因子。有和無的統一就是“道”。

縱觀全篇對“道”的 描寫體現了道下面幾個方面的特點:其一,道不是物質也不是精神。“道可道,非常道。” “道沖而用之,或不盈。淵兮似萬物之宗。”指出最為萬物根源的“道”體是虛空的。為什麼道會是無形的呢?因為如果道是有形的,那必定就是存在于特殊時空中的具體之物了,就會有生滅變化。這就是和“天下萬物生於有,有生於無”的“無”矛盾了。道雖然既不是物質也不是精神,但它卻是實存的。“其中有象”、“其中有物”、“其中有精”、“其中有信”都說明道是一個實有的存在體。總之,道是有宇宙所固有的生命力和創造力,是物質和精神耐以行動和變化的動能。其二,道雖然沒有生滅變化,卻也不是一成不變的。它的變化又是“周行而不殆”的,它的運動導致了世界的萬物的運動變化以及在運動變化中消滅。道的變化不是雜亂無章的,而是遵循一種内在的規律。“禍兮福之所依,福兮禍之所伏”是說事物發展遵循對立轉化的規律;“周行而不殆”也指出循環運動的規律。其三,“反者道之動”中的“反”也可以當作“返”理解,就是指“返回”, 宇宙萬物的發展最後都返回到它的本源中。“夫物芸芸,各複歸其根”也是這個意思,就是說宇宙萬物由道而產生,最後又都複歸於道。

老子以道為“核心”,以道為出發點和歸宿,集中古代所有文化的精髓及自己觀察思考的心得,博引宇宙人間自然的千變萬化,闡述“道”的神妙,無所不包、無所不容、無不貫通,但自然都是按照本身的規律在運行,違反自然規律,終將天誅地滅。

(二)《道德經》所闡述的意象准则

《道德經》後44章講的都是德,講人類的道德準則。其中要特別關注上善若水無為而為知足常樂自然而然等關鍵詞。老子哲學基本格调不是超世俗的,在研究宇宙这样的大问题时,常以生活实践为切入点,从反省自己的身心实践为着眼点,通过在身心体验上而体察得到一些领悟,领悟之后化为意象即理念。我们可以从几则小故事中,领悟老子的哲学思想如何深入浅出地人性化,教人修身、养性、立德,也就是做人修德的准则。

一則孔子問禮:公元前538年的一天,孔子千里迢迢問禮于周國,老子教授數日,送別于 黃河之濱,見河水滔滔,濁浪翻滾,其勢如萬馬奔騰,其聲如虎吼雷鳴。老子道:天地無人推而自行,日月無人燃而自明,星辰無人列而自序,禽獸無人造而自生,此乃自然為之也,何勞人為乎?人之所以生、所以無、所以榮、所以辱,皆有自然之理、自然之道也。順自然之理而趨,遵自然之道而行,國則自治,人則自正,何須津津于禮樂而倡仁義哉?津津于禮樂而倡仁義,則違人之本性遠矣!猶如人擊鼓尋求逃跑之人,擊之愈響,則人逃跑得愈遠矣! 稍停片刻,老子手指浩浩黃河,對孔丘說:汝何不學水之大德歟?孔丘曰:水有何德?老子說: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眾人之所惡,此乃謙下之德也;故江海所以能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則能為百谷王。天下莫柔弱於水,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此乃柔德也;故柔之勝剛,弱之勝強堅。因其無有,故能入於無間,由此可知不言之教、無為之益也。汝可切記:與世無爭,則天下無人能與之爭,此乃效法水德也。水幾於道:道無所不在,水無所不利,避高趨下,未嘗有所逆,善處地也;空處湛靜,深不可測。善為淵也;損而不竭,施不求報,善為仁也;圜必旋,方必折,塞必止,決必流,善守信也;洗滌群穢,平准高下,善治物也;以載則浮,以鑒則清,以攻則堅強莫能敵,善用能也;不舍晝夜,盈科後進,善待時也。故聖者隨時而行,賢者應事而變;智者無為而治,達者順天而生。汝此去後,應去驕氣於言表,除志欲於容貌。否則,人未至而聲已聞,體未至而風已動,張張揚揚,如虎行於大街,誰敢用你?可見,水性即柔韌性,非柔弱,凡人皆應俱水德(女子們天生有水性可不要揚花), 滴水能穿堅石,細流可匯海洋。這裏還要說明的是,老子所說無為之益 之無為,不是說不作為,而是說不能做的事不做便是對社會有益了,這便是無為而為

二則老子教陽子居:知足常樂。一日,老聃騎牛行至梁(今河南開封)之郊外,正閉目養神,忽聞有人大呼先生。老聃聞聲,睜開雙目,發現是弟子陽子居(魏國人)。老聃問道:弟子近來忙於何事? 陽子居施禮道:來此訪先祖居,購置房產,修飾梁棟,招聘僕役,整治家規。 老聃道:有臥身之地、飲食之處則足矣,何需如此張揚?並笑稱:大道自然,何須強自靜。行無求而自松,飲無奢而自清,臥無欲而自寧。修身何需深宅?腹饑而食,體乏而息,日出而作,日落而寢。居家何需眾役?順自然而無為,則神安體健;背自然而營營,則神亂而體損。又說:禍莫大於不知足,知足之足,常足矣。意思是說所有的災禍都是來自人們的貪欲,不知足;不過於貪求的人才會永遠滿足,永遠快樂,這便是知足常樂。

三則老子教南榮修性養生:自然而然。老子有個弟子名庚桑楚,深得老子之道。庚桑楚弟子中有一人,名南榮,經他推薦,行七日七夜去來宋國沛地向老子求教養生之道。老子告曰:養生之道,在神靜心清。靜神心清者,洗內心之污垢也。心中之垢,一為物欲,一為知求。去欲去求,則心中坦然;心中坦然,則動靜自然。動靜自然,則心中無所牽掛,於是乎當臥則臥,當起則起,當行則行,當止則止,外物不能擾其心。故學道之路,內外兩除也;得道之人,內外兩忘也。內者,心也;外者,物也。內外兩除者,內去欲求,外除物誘也;內外兩忘者,內忘欲求,外忘物誘也。由除至忘,則內外一體,皆歸於自然,於是達于大道矣!如今,汝心中念念不忘學道,亦是欲求也。除去求道之欲,則心中自靜;心中清靜,則大道可修矣?南榮聞言,頓悟,如釋重負,身心已變得清涼爽快、舒展曠達、平靜淡泊。於是拜謝道:先生一席話,勝我十年修。養生之經,要在自然,此乃自然而然也。

道作用於人就被稱為德。 既然體道是人生社會的最高境界,那麼我們就沒有理由對的視而不見了。“萬物莫不尊道而貴德”也就是這個道理。社會上的所有現象也都遵循道的規律:“大道廢,有仁義;智慧出,有大偽;六親不和,有孝慈;國家混亂,有忠臣。”體現了對立的雙方面是互相依存的;“曲則全,枉則直,汪則盈,敝則新,少則得,多則惑。”體現了對立面互相轉化的規律;等等。人是社會的人,又本是自然的人。昔日有“人與天地相參”、“天人合一”之說,今天開展的人體科學的研究,更加肯定了人的存在和宇宙自然規律有著密切的關係。老子是人類最早提出了這一法則的先知,且把宇宙的自然規律歸結於一個“德”,闡述了種種道德準則指導于人生,傳播於人際,受惠於人類。

三、以哲聖為師,與經典同行

老子的學說在中國古代哲學發展史上乃至世界哲学领域都有著重要的地位。在其基礎上,不僅形成了在中國傳統文化中有重要影響的道家一派,而且對後來各哲學派別都有不同程度的影響。直接衍生出東漢的道教,被奉為“教主”,稱其為“太上老君”。魏晉玄學與宋明理學的產生,也與老子有著內在的思想聯繫。《莊子•天下》盛讚老子為“古之博大真人哉!”德國著名哲學家黑格爾在所著《哲學史講演錄》中,稱讚老子是東方古代世界的精神代表者。俄國漢學家李謝維奇說,“老子是國際的”。英國科學家李約瑟一生研究中國,著有多卷本《中國科技史》專著。他說,中國文化就像一棵參天大樹,而這棵參天大樹的根在道家。越認識老子、道家在中國文化中的重要地位,越發相信老子學說的正確,越來越按照老子說的去做。《老子》一書在世界諸多國家被一版再版。2007年,在已有多種英文譯本的情況下,一種新的《道德經》譯本的出版權在美國又為8個出版商所爭奪,最後哈潑公司以13萬美元的高價買下出版權。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統計,在世界文化名著中,譯成外國文字出版發行量最大的是《聖經》,其次就是《道德經》。老子是說我國偉大的哲學先驅和聖人,老子的哲學思想,是全人類的社會福利;《道德經》雖只五千字,但是歷經幾千年仍然熠熠生輝,富有無窮奧妙。在指證著宇宙萬物的運行規律,在指引著人類道德規範。二十年前,我在由中國作家出版社出版的小說散文集《孩子與原野》的扉頁上寫下了自己的座右銘:大道為父,神明為母,虛無為師,自然為友。可見老子是我畢生崇敬的聖人;他的偉大的經典著作《道德經》,是我取之不盡的知識寶庫。讓我們以聖人為師,與經典同行,建設我們的和平世界,和諧社會,和睦家庭,和善人生!



[1]王子冉先生,名有路,字子冉,現任中國作協會員、中華美學學會會員、中國文化部藝術研究所研究員及書畫師、澳門新文化研究會會長、《華文新文化》總編輯。王先生曾任天津市文聯出版部主任、安徽省文聯主席團委員、南開大學研究生導師、中華出版社及《澳門月刊》執行總編輯。王先生著有《中國畫裏的鄉村》、《孩子與原野》、《金地藏史詩》等文學著作,生平事績已收錄《中國文藝家傳集》、《中國專家大辭典》等辭書。著名作家魯彥周評曰“他是一位在文學、哲學和美學之間默默尋找支點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