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壁畫在澳門的發展前景與對策


徐淩志[1]

致力於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澳門總是希望給世人留下難忘的印象。然而,能不能讓自身的形象在居民和來訪者心目中鐫刻下深深的印記,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城市的總體格局、街道分佈、建築風格和市井狀況固然是城市印象的組成部份,但是,最令人過目難忘的卻是造成強烈視覺衝擊的獨特城市風貌。例如,紐約的繁華,倫敦的典雅,巴黎的浪漫,老北京城的古樸,新上海灘的摩登,都是極具代表性的城市印象。因此可見,城市風貌的視覺衝擊將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一座城市給人們留下的印象。

那麼,每年到澳門參觀訪問的三千來萬旅遊者能否感受到強烈的視覺衝擊呢?可能有不盡相同的答案。列入世界遺產名錄的多元文化薈萃的歷史城區無疑會吸引旅遊者的眼球,富麗堂皇的現代化娛樂場當然也引人入勝,然而,澳門的城市風貌還能創造出哪些亮點呢?我們不妨到全球化的文化背景中去汲取養料。

20世紀中期以來,隨著時代的開放進步和文化的現代化發展,一些藝術形式逐漸從象牙塔中解放出來,走上街頭,走進普通民眾的生活,將人類社會裝扮得更加多姿多彩。從上世紀50年代興起的搖滾樂、街舞,60年代逐漸流行的塗鴉、街頭行為藝術,乃至21世紀崛起的閃舞,都無例外地風靡一時,不僅產生了強烈的視覺衝擊,而且形成了獨特的城市景觀。在這些新興的當代民間藝術門類中,城市壁畫堪稱為別具一格的奇葩。澳門完全可以從中得到啓發與借鑒。

城市壁畫獨領風騷

壁畫是指在建築物的牆壁或天花板上繪製的畫作,是一種古老的傳統藝術形式。從遠古時期開始,人類的祖先便在洞穴的石壁上作畫,留下了許多著名的“岩畫”,堪稱壁畫的先驅。最早的壁畫產生於大約距今2000多年前,從漢代以來,歷朝歷代都留下了著名的壁畫作品。始於東晉、南北朝時期,盛於隋唐,延續至宋元的敦煌壁畫,便是我國古代壁畫中的典範。

隨著城市的誕生和城鎮化的發展,城市壁畫應運而生。所謂城市壁畫,是指利用城市中各種閒置的公共空間,特別是建築物的外立面,進行本土化、個性化、專題化的繪畫創作,展示城市歷史文化特色、人文內涵與獨特精神風貌的公共空間藝術形式。由於繪製表現形式多姿多彩,文化內涵豐厚,藝術風格個性鮮明,因此城市壁畫一經問世便深受廣大市民群體的歡迎,被比作“穿在城市身上的流行文化衫”、“城市皮膚上繪製的潮流紋身”,被譽為“城市的戶外雜誌”、“最美最親民的露天公共畫廊”和“最大最生動的免費美術課堂”。

許多著名都市的城市壁畫同樣頗有名氣。如美國紐約、費城,法國巴黎、里昂,西班牙巴塞羅那,葡萄牙裡斯本,加拿大蒙特利爾,中國內地的北京、上海、深圳,以及香港和台灣的許多城市,壁畫都已經形成氣候,也出現了不少膾炙人口的城市壁畫景點或景區。

法國第二大城市里昂素以壁畫著稱。在里昂古老的建築上,經常出現一些逼真的街景或人物,走近仔細一看會發現那其實是壁畫。有一幅描繪某個街區往昔熱鬧場景的壁畫,房屋、臺階、車輛歷歷在目,姿態各異的行人栩栩如生。這幅壁畫面積大到1200平方米,是迄今為止歐洲最大的城市壁畫。美國費城一向被譽為“壁畫之都”,布滿街頭大小建築物的各色壁畫則被稱作“城市的新名片”。1984年啟動的“費城壁畫藝術計畫”將自發的塗鴉逐漸提升到壁畫藝術的高度,既美化了這座古老的城市,又造就了數以千計的平民藝術家。歐美國家的探索性創舉和顯著成效為世界各地的人們帶來了可仿效的經驗,也影響著城市壁畫藝術的發展趨勢。

就藝術風格而言,當代城市壁畫既有現實主義的寫實風格,又有浪漫主義的塗鴉風格。隨著現代人的生活節奏越來越快,嘻哈文化日益獲得市民大眾的青睞。塗鴉風格的壁畫由於作畫地點隨處可尋,主題不受限制,創作手法多樣靈活,是一種“快餐式”的藝術活動,因此深受以普通民眾為主的業餘創作者的歡迎,正在成為城市壁畫藝術的重要流派。

現在流行的“塗鴉”一詞,是中文譯名,其原文為意大利文詞彙“Graffita”和希臘文詞彙“Graphein”,意為“塗寫”、“刮痕”。中文將這一詞彙譯為“塗鴉”,也是事出有典:唐代文人盧仝,有個喜歡在書上胡亂塗寫的兒子叫添丁,經常將老爸的書籍塗得亂七八糟。盧仝為此曾寫詩記述,其中有“忽來案上翻墨汁,塗抹詩書如老鴉”的佳句。詩句不脛而走,“塗鴉”一詞也得以流傳,直至被用來翻譯現代嘻哈文化中的街頭繪畫藝術。

眾所周知,塗鴉藝術和搖滾音樂、街舞等嘻哈文化的表現形式一樣,是從美國紐約等地起源的。但隨著全球化趨勢的不斷深入和東西方文化的交流,塗鴉也日漸東行。例如在臺灣,包括塗鴉壁畫在內的塗鴉文化已經頗成氣候。台灣的塗鴉大約在1990年代出現,到了2000年以後逐漸形成風潮。因受到歐美、日本等地塗鴉的影響,台灣塗鴉的內容、形式與風格都十分多樣化。無論是簽名、泡泡字,還是畫作、模版、貼紙,都可在各地經常見到。眷村可謂台灣塗鴉壁畫的成功典型。1949年國民黨政權敗走台灣,原籍大陸的許多老兵也隨之來到台灣。政府遂在各地建造屋舍供老兵及其眷屬居住,前後共建造了八百餘處,統稱為眷村。半個多世紀過去,時過境遷,當年適用的簡樸眷村建築已經落伍,需要改造。人們想出了許多革故鼎新的方法。地處台中春安里眷村的黃永埠老人拿起畫筆,用豔麗的色彩在老舊的屋舍和街道上描繪太陽、彩虹等自然景觀,以及可愛的小動物和卡通人物,勾畫出一個五色斑斕的童話世界。他所居住的地方遂被命名為彩虹眷村,成為旅遊熱點,每年慕名前往參觀的遊客超過50萬人次。

不難看出,包括塗鴉風格作品在內的城市壁畫正在成為時代潮流,值得澳門學習借鑒。

澳門城市壁畫大有可為

澳門發展城市壁畫,既有必要,又有可能。

澳門之所以有必要發展城市壁畫,主要是因為有以下三個基本理由:

第一,城市形象需要新名片。近年來,針對未來發展的總體目標,澳門提出了建設“一個中心”、“一個平臺”的口號,即打造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建設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臺。這一戰略目標不僅列為政府施政計劃的中心任務,而且成為國家《十二五規劃綱要》地區發展戰略的組成部份,也進入了《珠江三角洲地區改革發展規劃綱要(2008-2020年)》和《粵澳合作框架協議》等區域性的發展規劃。爲了貫徹落實中央政府支持和關心的這一宏偉目標,澳門任重而道遠。針對特區的實際情況,澳門政府率領全區民眾正朝著經濟適度多元化的方向努力。具體地說,就是要努力調整博彩業一業獨大的不合理經濟結構,大力發展餐飲、旅遊、會展、文化創意、中醫藥等產業,逐步改變澳門在外人心目中留下的“賭城”形象。總之,澳門在博彩業這張王牌以外,還需要新的名片。而城市壁畫由自身的優勢所決定,有助於產生強烈的視覺衝擊,有利於打造嶄新的城市形象,因而有可能成為澳門的新名片。

第二,破舊落伍的市容需要新裝扮。澳門是一座歷史古城,特別是具有近五百年來中西文化交融的歷史。在漫長的歲月中,世世代代的居民在這裡休養生息,留下了歷史的印記,各式各樣的民居就是例證。然而,由於不少建築的年代比較久遠而產權多屬於私人,又不屬於歷史文化遺產範疇,往往損毀嚴重,在新建的樓宇和街區中顯得極不協調。例如,緊靠新葡京酒店的旁邊就遺存著一棟五層老樓,牆面早已陳舊破損,表面甚至佈滿裂紋,與金碧輝煌的新葡京形成鮮明對比而有損澳門的整體形象。類似的老舊樓房(甚至是平房)在澳門老城區比比皆是,亟需在這些建築的外立面繪製有特色的壁畫,賦予老城區以嶄新的裝扮。

第三,文化創意產業需要尋找新亮點。近年來澳門致力於發展新興產業,文化創意產業也在備選之列。有學者認為,文化創意產業是對文化資源進行創造性運作的新產業,不能照搬固定的模式,尤其需要開展創造性思維,進行創造性的經營運作。受文化資源和創新氛圍的限制,澳門文化創意產業的發展並不理想,尤其是缺乏強大的競爭力,亟需尋找發展前景較好的新項目、新亮點。如能以城市壁畫創作為切入點,據以開發相關的產業門類,可望找到突破口,進而帶動本澳文化創意產業探索新的發展方向。

澳門之所以有可能發展城市壁畫,主要是因為具備以下三個有利條件:

第一,具有繪製壁畫的充足空間條件。城市壁畫需要的空間主要是舊建築、舊街市,這些條件在澳門十分充足。澳門的行政區域劃分是以代表性教堂的名稱來命名的,在澳門半島有花地瑪堂區(俗稱北區)、聖安多尼堂區(亦稱花王堂區,在西部)、大堂區(中區)、望德堂區和風順堂區五個區,兩個離島各為一個堂區,氹仔島為嘉模堂區,路環島為聖方濟各堂區。在這些區域中,除了大堂區和望德堂區建築的年代比較新以外,其他幾個區都存在大量古舊的老建築,也佈滿狹窄擁擠的小街巷。這些街區堪稱城市壁畫的天然溫床,只需有政策引導和稍加規劃,便能培育出上水平的壁畫作品。

第二,具有熱衷於城市壁畫事業的一批熱心人。澳門的城市壁畫儘管起步較晚,但也不乏為之傾心傾力的年青人。從21世紀初期開始,一些有志於發展本土塗鴉文化的青年畫家和藝術工作者陸續走出家門,到街頭巷尾寫字作畫。十多年堅持下來,澳門已經形成了一支塗鴉型城市壁畫的創作隊伍。2004年成立的GANTZ5塗鴉藝術組織聚集了林家豪、麥芷麟、羅思言、沈棟廷等一批熱血青年,創作了不少體現奇思妙想、反映憤世嫉俗態度的作品。2013年九、十月間他們在北京全藝社舉辦了題為“你,還年青嗎”的澳門塗鴉藝術展,受到首都觀眾的好評。近年來,澳門已有越來越多的志同道合者加入了塗鴉者的行列,使這支城市壁畫大軍日益壯大。

第三,具有發展城市壁畫的政府支持因素。在澳門,儘管有一些部門從其本身的職責出發,對街頭的亂塗亂畫現象進行監控、限制、管理和處罰,但是文化局等職能部門還是給予城市壁畫以必要的政策支持。20147月至8月間,由特區政府文化局資助,澳門青年空間創意協會舉辦“街頭的繪畫藝術工作坊”,包括“世遺速寫”、“街頭塗鴉”和“即興線描”等三項具體活動,報名者十分踴躍。正是由於政府部門 的支持,澳門一些社區的合適地段,如營地大街休憩區、南灣湖畔等已經成為知名的塗鴉壁畫的展示點。

總之,澳門的城市塗鴉方興未艾,發展城市壁畫正當其時。

澳門發展城市壁畫的對策與建議

爲了促使澳門的城市壁畫事業能夠茁壯成長、迅速發展,特提出以下幾方面的建議:

第一,文化導向。城市壁畫藝術的形式可以不斷變化,但無論是用塗鴉的形式還是古典主義的風格表現作畫者的意圖,都是一種文化的體現。爲了充分發揮城市壁畫反映城市風貌的作用,應當賦予壁畫更多的文化內涵。例如,可以結合澳門的實際情況,組織畫家和藝術工作者有目的、有計畫地創作一批以澳門元素為主題的壁畫。其內容可以包括航海與海上絲綢之路、多元化的宗教現象、媽祖崇拜、歷史城區、非物質文化遺產(粵劇、舞醉龍、涼茶、木雕神像等)、本地特色活動(格蘭披治大賽車、國際龍舟賽等)、著名歷史人物(孫中山、鄭觀應等)。通過文化導向,促使澳門城市壁畫的總體水平不斷提升。

第二,政府支持。城市壁畫創作活動在保持民間性質的基礎上,需要繼續得到政府的大力支持。政府的支持可以體現在以下兩個方面。

首先是政策扶持。要允許合法的壁畫創作活動,包括塗鴉,在合適的地點正常進行。也要認真執行有關法規條例,對塗鴉等行為作出有效的監管,但政府要將制定政策的目的調整到有利於促進城市壁畫活動健康發展的思路上來。應當針對以往曾經發生有政府部門派出清潔隊伍監控塗鴉活動、重在罰款的情況,可以通過調查研究物色合適的街區,專門辟為塗鴉和繪製城市壁畫的場地。

其次是經費支持。繪製城市壁畫是個既勞心又勞力的累活,不僅需要動腦筋構思、設計,而且需要花力氣畫出來。有些規模巨大的畫作,要繪在面積很大的牆面上,往往需要架梯子、搭腳手架。塗鴉和繪製壁畫還需要耗費大量顏料、油彩、噴漆和繪畫工具,對於許多業餘塗鴉愛好者而言,負擔是比較重的。特區政府應當在面向社會的基金和資助計畫中設立專門資助城市壁畫的項目,有效地扶持這一事業健康發展,逐漸壯大。

第三,人才培養。作為新興的民間藝術門類,在不少人的心目中塗鴉風格的城市壁畫難登大雅之堂。迄今為止,也鮮有正規的藝術院校專門培養從事城市壁畫和塗鴉活動的專業人才,塗鴉愛好者的隊伍絕大多數是從民間自發形成的。既然這一行為具有積極意義和美化城市的功能,因此應當有意識地通過教育和培訓培養合適的人才。特區政府、高等院校以及相關的社團在這方面是大有可為的。初期可以舉辦講座、培訓班,普及基礎知識,傳授基本技法。尤其有效的是舉辦工作坊,在現場邊學邊實踐,直接檢驗學習效果。我們高興地看到,特區政府文化局等職能部門已經開始支持社團開展此類活動,也取得了初步成效。當條件漸趨成熟的時候,則應支持高等學校的藝術院系举办以城市壁畫為创作主題的課程,集中力量培養較高水平的專業人才。

愿城市壁畫在澳門早日成為促進文化發展、推動經濟轉型、改善城市形象的創新手段。



[1]徐淩志教授:工藝美術大師,澳門中西文化創意產業促進會會長,當代藝術大師(國際)創藝聯盟主席,綾紫藝術博物館館長,澳門飛沃創意文化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江蘇飛沃文化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